让农民到县城买房住,开车回农村种地?这位专家的良心,被狗吃了

让农民到县城买房住,开车回农村种地?这位专家的良心,被狗吃了

2022年9月23日 作者 admin

作者:柳展雄,关注新兴行业,《新京报》《经济观察报》专栏作者

最近,又有个“砖家”出高招了。8月26日,凤凰网财经《封面直播》对话北师大房地产研究中心主任董藩,解读房地产市场的走向与变革。

董“砖家”主张农民到县城里去住。

那农民怎么种地,董“砖家”提议,农民开车去村里种地,然后在开车回城里睡觉。

我看了后一脸懵逼,什么样的脑袋才能想出这种缺德主意。

01

可能很多人,尤其是北上广五环内的人不知道,今天社会上出现了农民工再进城的现象,而且规模非常大。

通常大家印象里,农民工生活是这样的:在珠三角长三角或者省会大城市打工,挣够钱回到中西部乡村,过下半辈子,种几亩地,老婆孩子热炕头。

但今时不同往日,现在不少地方农民工离开大城市,却退不回自己乡村的老家。房地产商和地方政府联合起来,用软硬兼施的手法,把这些农村人赶回城里,这个城,通常是老家的县城或者地级市,即再进城现象。

不少农民工本来日子小康,靠着前半辈子打工,赚一笔钱,回老家,舒舒服服。而大环境迫使他们进城买房,存款换回一堆钢筋水泥混凝土。

进城不只是买了一套房子这么简单,进了城要花很多在农村本来没有的开支,农民在乡村老家,有地可种,有粮可收,烧菜就从山上打一捆柴,生活成本非常低。门前一垄田、院里一畦菜。进城后,买肉、买菜,还有燃气费,农民平白无故多出一笔开销。

县城买套房后,要装修,还要买家具,还要交物业费,还要买车位,还要交取暖费,还要交垃圾管理费等等。这一下子农民们不光毕生积蓄存款没有了,还欠了银行一大笔钱。

具体的有案例,武汉大学的学者袁梦、杨华,调查了皖南F县,农民在F县县城买房的首付一般为20万—30万元,月贷约为0.25万—0.30万元,年限在25—30年。

今年不少地方都在想办法,把农村人往城里赶。

7月末,安徽省安庆市潜山市出台文件,规定自发文之日起至2023年12月31日,对自愿退出宅基地进城购房落户的农民,经认定后给予一次性5万元购房奖励。

7月26日,黑龙江佳木斯市规定对农民进城购房予以补贴:在佳木斯市市区购买新建商品住房的农民购房人,每平方米补贴100元,每套补贴总额不超过2万元;购买新建商业用房的,每平方米补贴150元,每套补贴总额不超过3万元。

8月2日,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宁南县发文,规定购买新建商品住房的蚕桑产业大户、烤烟产业大户,年收入前100名,给予每户1万元购房补贴,第101-200名,给予每户0.5万元购房补贴。

最骚的操作是河南省商丘市搞的,宣称可以小麦换房,以2元/斤的价格收购小麦,最高可抵16万元购房首付,给老农民一套建业河畔洋房。

2020年疫情刚开始的时候,很多开发商是准备急流勇退的,回收现金入库。

但有些地方政府的管理层不愿意,只要降价超过10%,就以“严重扰乱房地产市场秩序”为由,采取强制措施。这种做法严重扰乱了开发商的回款计划,导致开发商现金流回流速度逐渐变慢。

结果2021年大部分开发商的资金链断了。没有了现金流,承建商的工程款及商业承兑汇票无法兑现、供应商的货款及承兑汇票无法支付与兑现。为了去库存,有些地方就寻思,让农民们买房接盘。

02

再深挖背后深层原因,农民工再进城迁徙浪潮的背后动力是城乡二元制。农村缺乏良好的医疗教育资源,要看病要上学,不得不去县城。

根据四川大学刘超的调查,在中西部地区的一些农业县城,乡下人进城买房已经很普遍,按照购买房屋计算,农民进城的比例已经达到70%。一些农村人说,“我们村基本上每家每户都在县城有房子,只有那些懒汉才没有房子。”

农村的年轻人想结婚,必须在县城有一套商品房,前几年,在乡下老家有套自建房还能相亲,这几年完全不行,必须在城里面买房了,否则就要打光棍。农村的年轻人纷纷去县城,去年和今年的房地产市场政策,只不过是加快了这个速度。

农村的各种资源比不上城里,尤其是教育资源,农民工为了给子女上城里好的中小学,只能在县城买房,中国人有着贫寒苦读的传统,而这点就被不安好心的人拿捏了。

从2000-2010年,广袤的中国内陆乡村发生了一场鲜为人知的教育大震动——“撤点并校”——农村小学平均每天减少62.8所。县城的教育资源更加集中,教育质量更加优质。

有的县城还以教育为经济支柱,举全县之力建设教育新城,在房地产周边配套公共教育资源。像河南省周口市郸城县,号称要“在贫困地区打造教育强县”,这个县城的超级中学一年30多名学生考上清北,上过热搜。

这学校为啥这么厉害,有啥诀窍吗。

说白了,很简单,郸城从下面的乡村调来优秀老师,集中起来,教出的孩子自然成材率高。

03

城里汲取乡村义务教育的资源,将大量的优秀师资调往县城。农村教师的流失带来了生源的减少。优秀师资一走,乡村的教学质量更差,农村孩子为了上好的学校,被动进城,由此陷入了死循环。

中西部地区,有一位农村小学校长诉苦说:“县城搞大开发,建设了好几所小学,我们学校一位优秀的英语老师被抽调走了,好几年,连英语老师都没有了。”

此外,为了随迁子女入学,很多农民工只能跟着进城。咱们中国的农村人老实,知道再苦不能苦孩子,为了子女有美好的前途,咬咬牙,在县城买房,他们不敢吃,不敢喝,不敢享受好日子,只想着努力挣钱把房贷还上。

比如游泳,在农村老家,找一条河就行了,夏天几个野孩子一起在河里玩,免费纯天然,而到了城里,必须要花钱去游泳馆。

我上面提到的,武汉大学学者袁梦、杨华,对皖南F县的调查,进城农民家庭在子女游玩、零食、休闲娱乐方面开支激增,一年至少需要2万元,这还算节约的家庭。

不少农民工,年轻时候进富士康工厂,把大好年华贡献给了GDP,年纪大了后,还不能落叶归根,要在县城买房,把前半生辛辛苦苦挣的工钱拿出来,换回一套鸽子笼。

相比宽敞的农村乡里房子,城里的房子一般没有院子,能活动的空间变小了。

像董“砖家”这类鼓吹手,怂恿农村人进城买房,瞎掰的理由还一套一套,诸如在县城里,一个人享受到的公共服务,能接受到的信息,增长的见识,和农村的环境是完全不一样的,可以提升农民的个人的素质之类。

董“砖家”说这么多虚的、空洞的漂亮话,最终目的就是欺骗农村人,让他们掏钱在城里买房,我只能说,丫的心眼实在太坏了。